阿晴

【高土隐all土】半夜十二点给心爱的人告白会梦想成真的哦

    跌跌撞撞的走在漆黑的甬道中。

不顾全身火辣辣的疼,不顾每走一步便牵扯着一身的伤口发出的哀鸣,在黑暗中显得更加明亮的蓝眸仍在焦急地寻找着什么。

快点……快点……

内心急切的催促着自己。

只要找到……

 

转过一个拐角,眼前忽然一亮。

踉跄的奔了过去,在抓住那个东西的一瞬间双腿一软几乎要跌坐在地上。

那是一部黑色的固定电话。

 

颤抖着手拨通了那个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滴——滴——”

“这里是真选组服务平台。转接近藤局长请按1,转接土方副长请按2,转接冲田队长请按3……想调戏土方副长请按*,终止服务请挂机。”

松了口气。看来飞船还未起飞,电话还可以拨通。

毫不犹豫的按下了*。

这是只有真选组内部人员才知道的,按下*转接的其实是真选组的组内公放频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采用公放频道是最稳妥的,多一个人知道总是好的。

“请稍后——”

“滴——滴——滴——”

“对不起,您所转接的线路繁忙,请稍后再拨。”

“嘟——”

电话挂断了。

该死。

不死心的再次拨通电话,然而与此同时一个脚步声传了过来,在长长的甬道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越来越近了,近到不仅能听到清晰的脚步声,连那低低的带着些嘲讽的笑声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欢迎使用真选组服务频道,请在听到提示音后开始留言——”

拨通了!

“滴——”

不理会已来到自己身后的人,不理会在自己脖颈处游移的温热的吐息,对着话筒大声喊道:

“这里是真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有……唔!”

话还未说完,两片温热的唇已然粗暴地吻了上来,仿佛要吸出怀中人的灵魂一般的深深地吻着,连带着牙齿细碎的撕咬着已变得嫣红的薄唇。

手中的话筒不知怎的就被那人抢走了,双手无力的推搡着把自己压在墙上的身体,一次次的闭拢牙关想狠狠咬住在自己口中肆虐的舌。

然而换来的只有越来越紧的束缚,越来越深的不留一点空隙的肆虐。

终于结束了这个几乎使人窒息的吻,土方无力地靠在墙上大口地喘着气。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拿起话筒,带着些邪魅的低沉男声响起:

“真选组的诸位,这里是鬼兵队总督高杉晋助。如今土方副长已——”

“嘭!——”

拼命挣了起来,恶狠狠地一拳打在高杉脸上,趁对方失神的的空隙一把夺过了话筒。

“这里是土方十四郎。鬼兵队将与春雨联手,于一周后对江户发动进攻,请——嗯……”

并没有再次来抢夺话筒,那双手灵巧地挑开了已破烂不堪的制服,扯下染上了鲜血的白色衬衫,如同野兽一般咬噬着那具身体上还流着鲜血的新鲜的伤口。

瞬间噤了声。土方咬紧牙关,不想泄露出一丝令人难堪的呻吟。

见土方并未挣扎,那双手越发嚣张的向下隔着制服裤恶意的挤压着胯间的部位。

“……!!……唔……”

再也抑制不住的松了松牙关,大脑在一瞬间一片空白。然而那只是一瞬间,已蒙了些雾气的烟蓝色眸子便再度恢复了清明。

不去想,不去想。

不去想身上已是惨不忍睹的伤口,不去想那已得寸进尺的拉开拉链探入从未有过外人涉足过的禁地并用力揉捏着的手——

不要想,就当这副身体已不属于自己。

试着出声,然而那带着些喘息的沙哑声音令自己都羞于发出。

然而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再次握紧了话筒。

“请全力保护将军府,并注意——哈——并注意见回组的动向——……”

 

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肉体无法抵抗汹涌而来的情欲然而却在坚持着维持一丝清明的男人。

鬼之副长么。

真是好有意思的男人。

突然对他产生了些兴趣。

“想看看副长大人能坚持到什么程度,不要让我失望哦。”

在耳边吐出温柔得似乎能滴出水的话语,手上的动作却恰好相反。

粗鲁的扯下那人的制服裤,连带着内裤也一并扯下。邪魅的一笑,一手握住那垂在胯间的稚嫩,另一手已如蛇一般灵巧的伸向后穴。

话筒掉在地上。

被异物进入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土方的身体瞬间绷紧了。

手指在后穴中胡乱的翻搅着,另一手无所不用其极地揉捏着前面的器官。动作越来越快,感觉到已软在自己怀中的身体猛地一抖——

一根手指恶意的堵住了分身的根部,阻止着欲望的喷发。

“唔——”再也抑制不住的发出呻吟,难受的扭动着想要摆脱这桎梏。

后穴中的手指突然抽了出来,土方忍不住又闷哼了一声。

话筒又被拾了起来,凑到那不断躲闪的人的嘴边。

“土方副长,不与你的队士说些什么吗?”

在耳边不怀好意的提醒着。土方咬紧了牙关,一声也不出。

眸色一暗,手掌突然紧紧握住了那已经不得碰触的分身。

“——啊!——”呻吟刚一出口便被掐灭在喉咙中。土方涨红了脸,大口的喘息着。

还是不够呐,副长。

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咬住了话筒依旧送到他嘴边。空闲出来的那只手再次探向了那已被蹂躏许久的后穴。

两手一起动作。

“!!!”

一波一波汹涌而来的快感混杂着不能释放的痛苦快要将土方淹没了。然而最令土方难堪的便是他当初费尽心思找到而如今却成为羞辱他的利器的那只话筒。

剧烈的喘息着。努力的调整着呼吸以防给电话的那一端泄露出呻吟。然而剧烈抖动着的身体和已然软绵绵使不上力气的牙关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已经到了最糟糕的时候了。

 

“……”

“…………”

不要发出那样可耻的声音,不要发出那样可耻的声音就好。

“你们这群混蛋……”,喘了一口气,“你们这群混蛋都给老子切腹去啊啊啊!!!”拼着几乎要灭顶的羞耻心,土方对着话筒不顾一切的喊着。

听到预料之外的声音,惊讶得令手不由自主的松开。

束缚着分身的手突然松开,土方一下子软了下去,意识顿时模糊了。

 

看着手上沾满的体液,看着软倒在自己怀中意识模糊的土方,高杉只感到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渐渐充斥了自己的内心。

 

 

现在回到十分钟前。

 

“就是这个啊,你看真选组服务平台的*频道。阿银你一定要帮我啊,我可是给了你委托金的啊,一定要帮我联系上土方副长哦。”

听说半夜十二点给心爱的人告白会梦想成真的哦。

    “这种电话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打啊——呃,好睏……”

“……”

“……?”

“……嘛,人家,人家害羞嘛……”

“噗……”

多串君绝对不会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啊,绝对不会的啊喂!

 

    大江户·真选组接线室

“莫西莫西,这里是真选组土方混蛋调教室,请在听到提示音后开始调戏——”

“S你哦——”

“……”

 

“喂,你是不是拨错电话了啊?你个废柴Madao大叔!这明显不是真选组啊,是真哗组吧,一定是真哗组啊喂。还有那个一口老鸨腔的机器音,为什么一开始就是这种抖S的提示音啊!”

“……啊咧……?”

“旦那,你忘了捂住话筒了哦,这边的机器可都听到了哦——”

“S你哦——”

“……”

 

“阿银,你这是?”

“我在找M大陆的入口啊,不要烦我!”

闹鬼了,闹鬼了,机器竟然“听”到了还能给阿银我回话啊啊啊!!

而且它竟然知道叫阿银“旦那”啊。这是有多智能啊,竟然叫旦……

“……”

“咳咳——”

“S你哦——”

“……总一 郎君你再这样玩机器角色扮演你乡下的老妈子会哭的哦!”

“……”

“……”

“S你哦S你哦S你哦S你哦S你哦…………”

“……”

“喂喂!真选组的电话系统被S星病毒感染了么?!”

“……”

“啊,抱歉旦那,按成复读键了。”

无力吐槽了。

 

“总一郎,*频道什么时候变成人工接线了?”而且还是个抖S 接线啊。

“是总悟啊。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土方混蛋被不明飞行物掳走了,*频道临时改成人工接线是为了找到一群能把土方混蛋哗~的站不起来的家伙把土方混蛋给哗~回来啊。”

“满口跑哗总一郎君你真的成年了么?”多串君被掳走了?

“是总悟。旦那我成不成年没关系,关键是我也能把土方先生哗~的站不起来哦,旦那你难道O萎了么?”

“……总一郎,那不明飞行物现在到哪儿了?”

“嘛,可能早就已经到大气层外面去了吧。”

“——你怎么现在才说!!!”

“所以说飞船也拜托旦那准备了啊,这可关系到土方先生的哗~哦”

“喂!喂喂!”

“嘟——嘟——嘟——”

 

“啊哈哈哈,金时,你竟然给我打电话了,啊哈哈哈——”

“废话少说,借我样东西。”

 

 

 

 

鬼兵队飞艇

“高杉大人——”

“你进来做什么?”

“他,不会给我们泄露了——”

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早就穿过大气层了吧,而且——”

那段提示音我早就录好了啊。

“什么?”

“没什么……你还不快出去!”

“……是。”

看着床上依旧熟睡着的人,在他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呐,十二点了哦。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