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晴

【all土】单身情歌

冲土篇

门上白色的封条使得这个本该十分熟悉的地方变得无比陌生。土方抬头,看着昔日的真选组屯所,点燃了一根烟。

    身后窸窣的脚步声响起,土方并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等着熟悉的破风声。然而等到的只有剑落地的清脆声响。

而后便是一阵安静。安静到土方似乎能听到有什么液体滴落的声音。

“呐,土方桑。”

土方回过头,看到身后的冲田和躺在地上的菊一文字。而冲田身上的血,正一滴一滴滴落在菊一文字上

“捡起你的剑。”

冲田纹丝不动。

“捡起你的剑,冲田总悟!”

土方突然拔高的声音使得冲田猛地抬起了头。在他印象中,土方很少用这样严厉的语气同他说话。

“怎么?土方桑——”在短暂的惊讶后,冲田的语气又带上了一些随意,“捡起剑又能怎么样?捡起剑就能让我们再回到这里么?”随意中带着犀利和从未有过的沉重。

土方看着冲田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眼神微动。

“你不想离开这里吧,总悟。”语气缓和下来,带着些疲惫。

“那土方桑想离开这里么——”冲田的红眸子亮了亮,盯住了土方。

然而土方仿佛没听见一般,只是微微低了低头避开了冲田的目光,“总悟,如果你不想离开这里的话你可以——”

“土方桑!——”提高声音打断了土方要说的话,冲田向前一步逼近了土方,“土方桑很想回来吧?或者说,土方桑根本就不想走不是吗?”看到土方抬起头看着自己,冲田突然勾起了嘴角。

“是的那丫头是个好对手,走了我会无聊的。不过——”看着土方仍旧面无表情的脸,冲田又逼近了一步,死死盯着对方,“如果能让土方桑永远也回不来,我情愿永远都不回来——”看到土方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冲田再次走近一步,一把扯住土方的衣襟,却闻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酒气,红眸子中瞬间一抹火光闪过。“当然,那些你答应让我喝的酒——”冲田凑到土方耳边,语气依旧平静,“我也情愿——再也喝不到。”,

“总悟你!”

看着土方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急的抓住自己的手腕想要甩开自己,冲田反而松了手倒退几步。一手捂着鼻子,一脸想要呕吐的表情,“啊呀土方桑你身上的味道简直比狗粮还要恶心啊妈妈我好怕我都要被熏死了啊——”

“怕你妹啊怕!竟然敢侮辱蛋黄酱,快给蛋黄酱道歉啊喂!”果然土方习惯性的炸毛。冲田想如果没往后退几步,估计又被溅一脸吐沫星子。

只是比起这种甜腻腻的吐沫星子,还是更喜欢那种狗粮味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土方桑,我貌似没有提到过蛋黄酱吧。这种只听到狗粮就炸毛——土方桑难道你在心虚么——冲田盯着土方,虽然勾着嘴角,然而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土方脸上的炸毛表情缓缓收了起来,别过了头去。

一时间气氛尴尬了起来——或者只是土方这样认为的。

而当他稍稍抬眼,看到冲田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看着自己,才发现原来尴尬的只有他自己。

“咳——”一声咳嗽并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土方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后终于不尴不尬的开了口。

“总之先捡起你的剑,总悟。作为一名武士,你手中的剑是要用你的性命去守护的。而且——”土方吸了一口气,声音又沉了沉,“我无论是选择离开或是留下,你都不要误会以为我是因为某一个人而选择这样做的。我永远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改变我的想法,我只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看到冲田的眼神明显认真了起来,土方放缓了语气,带着些欣慰,“不过总悟你不需要这样,你不需要用这些来束缚自己,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那——”

没有给冲田说话的余地,土方干脆利落的打断了冲田要说的话,“我允许你暂时离队留在江户。是去是留你自己选择。”

土方桑你成心的吧。看着土方一脸平静冲田简直恨得牙痒痒。一时疏忽了,这可是忽方十四悠啊,真是一不小心就上了套。

嘛,都到这地步了,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切土方桑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不就是怕土方桑跟某人私奔丢下真选组不管嘛~不过私奔也好,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上副长然后用局中法度让你切腹了~”

“私、私奔你妹啊!”土方气的都结巴了,“总悟你这混小子成天都在想些什么鬼东西啊!!没其他事赶紧给老子去收拾东西我去找近藤老大马上就要出发了!”

“还真是遗憾呐土方桑,没有机会给你介错了,真是可惜啊~”

说罢没有理会炸毛的土方,转过身去径自走开了。

还真是拿装傻的土方桑没有办法呐。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或许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吧……

土方看着冲田渐渐走远,亦是转身走向通往阿妙道场的路上。

远方,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

这又是新的一天。

 

冲田篇·终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