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晴

【all土】单身情歌

银土篇

两年后。

虾夷·海边

土方站在海边向远处眺望着。身上的长式制服在海风中猎猎摆动。

“副长——”远处有声音传来。土方转过身去,看到山崎一路小跑着冲自己跑过来。

土方没有动弹,只是等山崎跑到近前时冲山崎伸出了手。

“望远镜。”

山崎连忙从背包里取出望远镜递到土方手上。土方接过了望远镜后便也不再多话,又转过身去举起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海面。

“那个——副长?”虽然知道打扰到土方的后果很严重,但犹豫再三的山崎仍战战兢兢的开了口。

土方没有反应。

“副长?副长!”看到土方彻底无视了自己,山崎无奈只得提高了声音以期引起土方的注意。

“啧什么事啊,山崎?”被打扰的有些不耐烦的土方放下望远镜来瞪着山崎,一副有屁快放没事赶紧滚蛋的表情。

对土方脾气极为了解的山崎知道如果此时他再不说点儿什么,土方绝对会一脚把他踹一边去。

“副长您早些回去吧,这里也不是很安全——”看到土方的脸色又沉了几分,山崎急忙使出了杀手锏,“这是局长让我告诉您的。”

“切——”虽然语气颇为不耐,然而面色却是缓和了一些,“真是麻烦。”说罢又是举起了望远镜。

“副长,局长让您早些回去呢——”鼓起勇气,又在土方耳边磨叽了一句。

“我说山崎你婆婆妈妈的不嫌烦啊,老子都快被你烦死了!”终于不耐烦的丢下一句话,土方颇为不爽的放下望远镜随手丢到山崎怀中,而后转过身去快步向回走去。

 

“近藤桑——”一手推开近藤的房门。

“十四你回来了~”

“近藤桑,出什么事了?”看着笑着向自己迎过来的近藤,土方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发问。

“刚才松平老爹传来消息,说他的舰队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策应我们突围!”

“真的?!”突如其来的惊喜使得土方睁大了眼睛,目光对上了近藤同样充满欣喜的眼神。

“是啊,十四——”看着土方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的脸庞,近藤突然动情的一把搂住了土方,“我们,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

手轻轻搭在近藤的肩膀上,微阖双目,两年中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马上,马上就能回去了……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什么液体就要夺眶而出……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毫无预兆的响起,随后急促的敲门声随之而来。

瞬间土方便收拾起了所有的情绪,利索的打开近藤的手臂,转身开了门。

是山崎。

“副长,新政府军突袭!”

“什么!”土方吃了一惊,随后便咬紧了牙,“可恶,偏偏在这个时候——”

“十四,”近藤皱了皱眉头,“怎么办,要请求松平老爹的支援么?”

“……该死的,”土方烦躁的切了一声,“都到这地步了我们也不可能不打草惊蛇地突围了——”

“近藤桑,你立刻联系老爹。山崎,马上组织队士集合,待近藤桑联系好以后,立刻突围!”

说罢,抬脚便要走。

“十四你要去做什么?”近藤一把拉住了土方的胳膊。

“我到外面去看看情况。”一把打开近藤的手,摸出一支烟来衔在嘴中,“近藤桑你快去联系老爹,不要耽误了时机。”

“十四你不能出去!”

“副长您在这里组织集合,我出去!”

土方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近藤桑也就算了,山崎你这小子是想造反么?

看着土方愈发冰冷的目光,山崎咽了口吐沫,然而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副长您平时怎样做我无权干涉,但是今天您不能出去。您是真选组的头脑,在这种时刻您应该在此发号施令,而不应该去冲锋陷阵!”

“十四,山崎说的没错!”近藤在一边帮腔。

“近藤桑你——”

烦躁的咬着还没点燃的烟,不想再理会面前的两人,土方转身抬脚就想继续往前走。

然而只听见扑通一声,自己的双腿便被抱住了。

无法抬腿,也无法转身。只听到身后山崎的声音传来:“副长,您不应该这样的!”

渐渐攥紧了拳头,几乎想把身后这个眼里没上没下的小子胖揍一顿。然而又不知怎的,迟迟下不了手。

三个人僵在了这里。

 

一阵急促慌乱的脚步声打破了三人的僵局。土方狠狠瞪了山崎一眼,山崎这才讪讪的收回了手。

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冲他们三人跑了过来,山崎连忙紧走几步扶住那人。

“你是——神山?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神山抬起头看见山崎身后的土方,便仿佛看到救星一般腿一软便跪倒在地上。

“副长——”神山的语气中仿佛还带了点哭腔,“一番队被困在弁天台场,快去、去救冲田队长——”

 

“十四你——”近藤看着土方利索的收拾着装备,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土方挑眉看了眼近藤后复又低下头去继续收拾,“近藤桑你不会是想说让你去救总悟吧。”

“我——嗯——”一下子被看穿想说的话的近藤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唉。”叹了口气,已收拾停当的土方抬起头直视着近藤,“放心吧近藤桑,我一定会把总悟那小子带回来的。别担心,那小子命大,死不了!”

看着那双认真的烟蓝色眸子,近藤几乎有种想把眼前人搂进怀中的冲动。哪里都不要去,就在这里,和我一起突围,和我一起回去——可是总悟——两个都是最重要的人,一人遇险,而最有能力去救他的却正是另一个人。

近藤看着面前的认真的土方,想着冲田。最终还是控制着自己的手用力拍了拍土方的肩膀——

“十四小心,我在这里等你们!”

“是!”短暂的应了一声,土方冲着近藤点了点头。

“副长,我跟您一起去!”

土方看着山崎,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然而还是没有说出口,只冲着山崎也是点了点头。

 

土方骑在马上,一手松松地揽着缰绳,另一手摸出一支烟来衔在口中却并没有点燃。他直直地看着前方,眸子中流转着捉摸不定的情绪。

山崎策马紧紧跟着土方。他不时地侧过头去打量着身边的土方,看着土方混杂着焦虑和期望的神色,他刚想开口对土方说让他不要着急,然而不远处出现的打斗声立刻便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熟悉的身影渐渐出现在眼前,土方的精神为之一振,一手已然扶在腰间的剑柄上。脚下轻磕马腹,马儿像离弦的剑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山崎睁大眼睛,几乎一眼便看见了被人围在中间的栗发青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即使是两年前,那还是少年的冲田总悟就已经是战斗中最耀眼的存在之一了,更不必说如今的他,蓄着长长的马尾,身着拉风的和服,手起剑落,菊一文字上便又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猛地挥剑横扫便将围在自己身边的敌人清理干净,冲田染血的嘴角勾起一抹恶魔般的微笑。看着如潮水般不断包围上来的敌人,红眸中燃起战斗的渴望的同时却在眼角余光中捕捉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切,总算来了啊,土方混蛋。

冲田眨了眨眼睛,目光在那人身上聚了焦,嘴角勾起的弧度中又平添了几分柔和。然而只是一瞬间,冲田的脸色突变,那从来都被自信和嚣张充满的眸子中带上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山崎眼看着冲田的表情由欣喜转而突然溢满了恐惧,他看着冲田张大了嘴拼命地在喊着什么,然而由于距离太远,传过来的声音都变得支离破碎,山崎只能眯着眼睛依稀地分辨着冲田的嘴型——

“后,后……后面?后面!!”山崎突然感到后面一阵阴风掠过,他猛地回过头去,一颗子弹就从距他不远处的地方飞了过去。一切都如同幻觉一般,山崎仿佛清晰地看到了那颗子弹,他甚至看到了那颗子弹射向的方向。他举刀劈向那颗子弹,他几乎要将它劈成两段——

“唔——”一声压抑的呻吟打碎了山崎脑中的画面。他缓缓地抬起头看向前方的身影,那笔挺的身形一如往昔,黑色的制服一丝不苟——除了那自后心渐渐蔓延开来的深色的印记——

“副,副长,副长!——”山崎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人直挺挺地栽下马来。

在看到那人中枪落马的一瞬间,冲田的表情突然平静了下来。在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黑发马尾的少年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叫着他前辈一边丝毫不给他面子地拖着他向道馆走去,看到身着制服的真选组副长举着刀气急败坏地追着扛着火箭筒的自己,看到离开江户时最后的告别,看到虾夷海边酒馆中喝醉的副长信誓旦旦地对他们说一定会回去时那双不带醉意的坚定的眼睛……一幅幅美好的画面在他眼前轮番呈现又逐渐消散,最终只剩下一片看不见摸不着的泛着血色的虚无。冲田盯着那血色,仿佛已经将那血色吸入眼中一般,他的眸子一下子红的渗人——

“啊!!!——”冲田手中的刀猛地举起,手起刀落便夺走了数条生命,任凭血溅上了他的脸却都顾不上擦一下,只是一昧挥着剑向前冲,很快他就冲出了一条血染的路——然而却并不是突围的路。

“副长,您等着,我这就给您包扎——”山崎一手按着土方后背不断流血的伤口,一手在身上翻找着绷带和药物。

“山崎……”土方嘴唇微动,发出的声音气若游丝。

“副长我在这儿,您想说什么——”山崎用绷带紧紧地缠住土方的伤口,将耳朵凑到土方的嘴边。

“总悟……”土方的眼神飘忽着,仿佛没有看到山崎一般。

“冲田队长,冲田队长他没事儿,副长,您——”山崎看到刚缠上去的绷带很快又被鲜血染红,他一边给土方换着绷带一边抹着眼泪。

“近藤桑……”土方的声音越来越低。

“对,副长,局长还在等您回去,等您一起回江户——”

土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挣扎着坐起身来,大量的鲜血自他口中涌出,他却仿佛无知无觉一般,烟蓝色的眸子中带着前所未有的神采定定地注视着一个方向。

“副长……您……”山崎哽咽地说不出话来。他只能看着土方口中涌出的鲜血将他的制服染红,看着土方的眸子中仿佛映出了那个他再也回不去的地方,映出了那个他再也见不到的人,看着土方嗫嚅着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副长,您,您要说什么?”

“…………唉……”土方嘴唇微动着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发出了一声叹息一般的声音。

山崎眼睁睁地看着发出一声叹息后土方眸子中的神采渐渐暗淡下去最终彻底消散,随即怀中一沉,土方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在他怀中,烟蓝色的眸子随之合上。

“副,副长?副长!!——”

 

“砰!——”

黑猫矫健的身影从酒柜上掠过,碰掉了酒柜上的一瓶酒。

那瓶酒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滴答——滴答——”

有血滴落在土方的脸上。

山崎抬起头,看到浑身浴血的冲田站在他面前。在他的身后是重重包围上来的新政府军。

轻轻将土方放到地上,山崎站起身来,手扶上了刀柄——

远处有爆炸声传来。

始终一往直前的新政府军突然如潮水般向后退去。

山崎仰起头来,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一艘巨大的飞船,破坏神就站在舰桥上向下张望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松平叔——”山崎冲天空挥了挥手。松平片栗虎看到了他们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却又迅速皱起了眉头。

他摘下了墨镜,定定地看着那里半晌后,便慢慢地转过身去背对了他们。

 

飞船上抛下的软梯落在了脚边。

回家的路近在眼前。

 

银时百无聊赖地坐在居酒屋中,手中拿着一盒草莓牛奶。

门被推开了。一个披着斗篷的人走了进来,带着一身的烟味。

那人坐在了银时身边。

熟悉的香烟混合着蛋黄酱的气味扑鼻而来,银时不由得向那人伸出手去——

“老爹,一份土方特制茶泡饭~”

伸出去的手一下子顿住了。银时讪讪地挠了挠头,“总一郎君啊——”

冲田摘了披风的兜帽,打量了一下银时,“旦那眼睛看不见了?”

“是啊,”银时无所谓地笑了笑,“瞎了眼睛总比丢了命强吧。”

“只要能活着怎么都行啊。”冲田随意地搭着话,眼睛在居酒屋中扫来扫去。

“哎旦那,酒喝完了吗?”冲田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银时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泛出些苦笑,“没喝完,永远都喝不完了——”

“什么?旦那你什么意思?”冲田皱起了眉头。

“嘛——”银时无奈地摊摊手,“最后一瓶被猫打碎了,就再也喝不着了。”说着手在桌子下面摸了半天,最后抓着个什么东西放到桌子上来。

“多串君怎么又在偷吃老爹的蛋黄酱啊,你再这样吃下去阿银可要破产了啊,连草莓牛奶都喝不起了啊喂——”

看到那只嘴边沾着蛋黄酱的小黑猫时冲田的眼睛亮了亮。他一把把那只小黑猫提溜到眼前来仔细地观察着。

小黑猫在冲田的手中难受地挣扎着。锋利的爪子在冲田手上划出血痕。

然而冲田只看了一眼便将那只猫丢在了一边。重获自由的小黑猫刺溜一下钻到了银时的凳子下面,盯着冲田的眼神中充满戒备。

“您的土方特制茶泡饭好了~”

冲田看了一眼放在面前的盖饭,拍拍裤子站起身来。

“给那只猫吃吧,它不是爱吃蛋黄酱吗。”

冲田向居酒屋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冲田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看了还在逗猫的银时一眼。

“忘了告诉你旦那,”冲田推开门,“你那只猫跟你长得可真像呢~尤其是眼睛。”

关门的声音传来。

银时一拳砸在桌子上,小黑猫吓得躲在了一边,红色的眸子带着些不解看着银时。

红色、红色。

不是他想象中的颜色。

 

银时篇·终

 


评论

热度(11)